Evergreen note是常青笔记或長青笔记?

Evergreen note是Andy Matuschaky提出后引发众人讨论: Evergreen notes,简单讲就是Fleeting note逐漸發展成Permanent note之间的过渡笔记。

但中文博大精深,我们应该译为「长青笔记」比较好,还是「常青笔记」比较对?

地久天和老生谈的长、常是不能互換的。

  • 地久天长、长年累月、松柏长青的「长」都在形容时间跨度特别大(时间长)
  • 知足常乐、老生常谈、四季常青的「常」是经常、经久不变之意(频率高)

咬文嚼字一番,大家认为Evergreen note用那个比较适切呢?

蒐集到的几篇与Evergreen note相关的文章:

刚好中港台各一篇。

个人感觉”常青笔记“这个翻译会好一些。
中文的对联有一组是:一年四季春常在 万紫千红永开花。
感觉“常”字会更贴合。

1 个赞

同意。认为“常青”更符合英文文献中描述的。
重点是在“可复用”“贯穿项目”。
也有随时提醒自己是否在“常常”使用目标笔记的效用。

如果按“长青”,即时间长但使用频率不确定,则笔记有沉没的风险。

1 个赞

从「evergreen」的字面意思来说,可能「长青」更好,因为「长」比「常」更接近英文里「forever」的意思。
但是从「evergreen note」的实际定义来说,这并不是一种我们写完了放在那里它就自行「forever」的东西,而是要不断迭代(原文「evolve, contribute, and accumulate over time, across projects」),是一种「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」的动态「forever」。
所以我认为翻译成「常青」更符合语境。

看了各位的高見頗有啟發,但似乎是在「過程」著墨,我覺得用「目的」來看也是一個方向。

我們依據Andy Matuschaky提出的5項原則而產出的筆記,其目的是什麼?應該是趨近嚴謹、自成一體、緊密組成的個體。筆記在演進過程中,經過不斷的連結與重組,終將形成完整的知識體系,我們生成這則筆記筆記就是期望它能長久存在、生生不息,因此將之視為「長青」也很貼切。

5個原則:

  1. Evergreen notes should be atomic
  2. Evergreen notes should be densely linked
  3. Evergreen notes should be concept-oriented
  4. Prefer associative ontologies to hierarchical taxonomies
  5. Write notes for yourself by default, disregarding audience
1 个赞

相反的,我认为最终目的不是「筆記在演進過程中,經過不斷的連結與重組,終將形成完整的知識體系」,而是实现「Evergreen notes are written and organized to evolve, contribute, and accumulate over time, across projects」以及「Evergreen note-writing as fundamental unit of knowledge work」的过程。

或者说是重在「使用」而不是「构建」知识体系,让知识体系为未来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项目和奇思妙想服务。

因此虽然知识体系的长久存在很重要,但是更重要的是「生生不息」,能够「常常」为知识体系构建者,提供最有力的「实践支持」。

我很好奇Evergreen Note是否能是严谨的笔记?我理解的这个笔记法是发散性,随机收集灵感,整合到一个体系中的非线性系统,其本身还是偏向混乱,体现在非本人阅读的话会有较大的错愕感。而严谨的著作,例如学位论文、说明书等,都是线性的、有严格结构的文本。只要你的想法还在发散,你的知识还在不断外延,这系统就是不完美的,换句话说:知道得越多,知道得也就越少。

另外,对于此笔记法的翻译还有一种思路。长,一般表示距离上的远或时间上的久。常,表示处在一种状态中。常/长青笔记这四个字,“笔记”一词毫无疑问是名词,不知道你对“常/长”和“青”的词性和词义的理解为何?

其實Andy Matuschaky的Evergreen notes就是盧曼的卡片,只是在數位時代就不用拘泥於ZK ID,只要把檔名(筆記標題)命名為能涵蓋筆記中心概念的名稱即可(“Prefer note titles with complete phrases to sharpen claims”)。

Andy Matuschaky對他的Evergreen note列了5個原則,其中的atomic、concept-oriented等,都是在說明:一則Evergreen note應該就是只有一個概念,而且也只能有一個概念,因為唯有只有一個概念,才能很容易的被重用(reuse) 、很方便的被鏈接。Evergreen note就是樂高(Lego)的零件,每個都是獨立的存在,分別扮演不同的功能,但組合後能成為完整的迷人模型。

因為Andy Matuschaky是軟體開發人員,因此他也用了模組(模块)來形容Evergreen note,又將標題當做API(Evergreen note titles are like APIs)。這個想法其實跟軟體工程中的loose coupling、high cohesion(低耦合性與高凝聚力)非常類似,目標都是為了Reusable。

因為Evergreen note都是實在、清晰的概念,因此我們可以在幾分鐘內就完成它。經過不斷的review與精鍊,Evergreen note就會越發穩固。

These small, self-contained notes represent regular checkpoints. Each note takes only a few minutes to write, but because they’re Evergreen notes, each note is solid ground to stand on—fairly complete relative to its own concept (Evergreen notes should be concept-oriented). Of course, we’ll iterate on their contents over time, but each time we do, that note will remain a mostly-complete, self-contained unit.

我發這則Post的用意是在看到兩岸三地對一個名詞有不同的理解、看法與想像,拋磚引玉提出跟同好腦力激盪(头脑风暴),或許會激發出不同創意與看法也說不定。:grinning_face_with_smiling_eyes:

Andy Matuschaky原文在此:Evergreen notes - Obsidian Publish

2 个赞

我很赞同复用(重用,reuse)这概念,也很理解知识体系在不断“review與精鍊”。我对这说法的理解是将知识体系比喻成知识树,知识树不断的生长和繁茂,所以用了一个Evergreen来形容。而在生物学上,我们一般习惯将这成为常绿阔叶林,常绿灌木。所以我支持常青笔记这个翻译。

另外,查询了一下百度百科,是常绿阔叶林对应的是evergreen broad-leaf forest,维基百科中也有Evergreen forest这一名词。

1 个赞

這是中文的困境,長青、常青是同時存在的,只是那個詞彙能更適切的表達原作者關於Evergreen note的描述。

另外,我覺得Andy Matuschaky並不是在打造新的、不同於盧曼的筆記體系,而是對「卡片」這個unit做了補強。

因為是針對卡片而非知識體系,我才建議用「長青」,表示是長久存在的筆記/知識單元。

當然,在實務的操作上我也懷疑有多少比例可以依照嚴格定義的Evergreen note來note-making(借用Silver最近接受採訪的的名詞)。

或許正在就學的朋友們可以試驗看看。

更喜欢 “常青”,

常不仅表示 总是 一直都,
还有 时常 常常 每次都,
暗示着我们会时不时就回顾笔记。
寓意更好。

1 个赞

在中文体系里,常青,明显更合适一下。长青,狭义了一些。

我翻了有道词典里内置的全部词典,翻译全是“常青”,所以没毛病。

這… 我不是在討論Evergreen的中文翻譯啦 :thinking: 而且中文是兩個詞都有。

中国华文教育网-“常青”和“长青” (hwjyw.com)

  • 常青:经常都是绿的。多指具体的植物一年四季叶子不凋落,经常看到它是绿色。如:他一直活跃在银幕上,称得上是一棵影坛常青树。
  • 长青:很长时间都是绿的。多指抽象的事物具有很强的生命力,即使时间很长。如:雷锋精神万古长青,永不过时。

從A到A+的續集 Built to Last,兩岸都是用長青。

我昨天其实也看了这个网站,但请注意它不是以.org.edu结尾,所以对其信息准确度存疑。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,在简体字的使用范围中,无论是万古长青还是松柏长青,长青都是位于所修饰的名词后面,而不是前面。

我昨天也尝试寻找了一些信息,在 教育部國語辭典重編本 (可能存在网络访问问题)检索“常青樹”是没有结果的:

但“長青樹”是有结果的(见長青樹),且本意指“永遠保持翠綠的樹木”,其含义和“常青树”一致。

所以我现在困惑的是:常青和长青的翻译问题,是否是两岸文字用法上的差异?常青和長青是同一个意思,而长青和長青的意思不同。

应该没有差异。不过,我查了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,确实只找到长青。看来官方正式应该是用长青。不过,民间似乎是混用,而概念就像先前所提那样,一个指时间长,一个指比例高。

其实对于这两个字的选择,昨天和一位同学也探讨过。他是支持长青这一说法。但概念而言,可能不是“一个指时间长,一个指比例高"。
他认为“常”是经常,但可能时断时续;“长”是永久不变(我理解是有不朽的含义)。取“长”这字,是贴合“长明灯”一词。另外也建议用“恒青”这一字,借鉴于“evergrande”。
他查询了evergreen的词源(大致从英语-法语-拉丁语),从拉丁语的词源来说,ever更偏向于forever,永恒不变的。但还需注意的一点:evergreen的含义也有变化,从其时间从“永久”(古英语)变成了“特定时候”(现代英语)。
参考的信息

但词源考据已经超过了我的认知,我只能大概复述一下,并把昨天查询的相关网址附上。

1 个赞

看到大伙儿一直纠结着俩词的字面意思,何不换个角度,这两个词会对读者产生怎样不同的影响,哪个更好。

1 个赞

个人觉得两个翻译都可以,只要我们都知道这两个词对应的是Evergreen Note这一概念就行。就如同Zettelkasten的翻译有很多,卡片笔记法、卡片索引盒、卢曼笔记法、ZK笔记法 等等,只要读者了解这背景就可以了。
我这里的讨论其实更偏向学术上的研究(其实算不上),更像是在灌水吧。但其实确认这翻译挺有趣的,涉及到了很多知识。

1 个赞